第6163章

时间:2022-01-09

  卫卿回到家,见周是独自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客厅上网。他也不在意,打开冰箱拿饮料还问:“老婆晚上吃什么呀?”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,不由得又问了一声,还是没反应,凑上前问,“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啊!”

  站在她身后看见网页上放大的照片,他脸色当场巨变,整个人砰一场像弹簧一样跳起来,结结巴巴说:“老婆,老婆……”周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冷笑说:“你还知道谁是你老婆呢!”她把鼠标当惊木堂一拍,双手抱胸转头看他,黑着的脸可以和包公媲美,看起来就像在审判犯人。

  卫卿手足无措,惊慌地说:“老婆,你听我解释,这根本就是一场意外,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……”周是讥讽道:“是吗?你不敢?照片贴得满大街都是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你还敢说你不敢!”

  卫卿拼命安抚她,急得满头大汗,“老婆,真不是你想的那样!当时我应邀出席一场典礼,和她坐得比较近,两个人聊得很投机,离开的时候她按照国外礼节拥抱了一下,真的就是这样而已……”

  周是腾一声站起来,指着他鼻子骂,“聊得很投机?第一次见面就聊得很投机?见人家是美女,色令智昏,故意献殷勤是不是?拥抱一下?哼,那人家怎么拍到你们接吻的照片?不要告诉我,照片上面的人不是你!”

  卫卿瑟缩了一下,怯怯地说:“老婆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当时被人灌酒,有七八分醉意了。还有,我跟她,不是第一次见面——”周是吼道:“什么,你们以前就勾搭在一起?”卫卿连忙否认,“没有,没有,完全没有!以前只是跟她在各种场合碰过面,彼此认识,仅此而已,仅此而已——”

  周是不依不饶,“仅此而已?你只小孩呢!就见过几次面的人会互相抱在一起接吻?卫卿,你还算男人吗?敢做不敢当,做了又不敢承认!有本事,你一字不落地说清楚!”

  卫卿被她说得讪讪的,赔笑说:“老婆,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,我们俩在席上都被人灌了很多酒。后来我礼貌性地送她上车,她本身在外国长大,不拘小节,离别前拥抱了一下,我也不好拒绝是不是?然后我替她打开车门,就回来了……”周是冷声说:“别顾左右而言他,说重点,你们到底怎么接吻的?记者又是怎么拍到的?”

  卫卿额角的冷汗涔涔而下,举手说:“老婆,我承认我错了,我不该喝那么多的酒www.bd9u8.com.cn,当时一时冲动,她贴上来的时候,我脚步踉跄了一下,唇贴着唇就那样了——真的就那么巧。她可能因为最近风头太盛,所以记者暗中跟踪,不偏不倚就拍到了那一幕。我当时酒都吓醒了——老婆,你要相信我……”

  周是抓起桌上的杯子往地上一掷,气得脸色煞白,“你还不尽不实!那也叫唇贴着唇碰了一下?人家眼睛都闭上了!你看看你自己的照片,手搁在别的女人腰上,一脸享受的表情,你说你还想隐瞒到什么时候?”

  卫卿差点没跪下,声泪俱下,“老婆,真的就是一个吻,我一反应过来就推开了她,我当时真的喝得有点糊涂了。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有多少人需要应酬,你老公喝得喉头差点着火了!我亲她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,完全是阴错阳差,自己都糊里糊涂的!那天晚上,我一回来就吐了,你不是也看到了吗?你还让我以后少喝酒。我从那天晚上起,轻易不肯喝酒,就是逼不得已,也是浅尝辄止。老婆我知道这事错在我,你就看在我是无心之失的份上,原谅我吧!”

  周是哼道:“好吧,就算当作你跟狗亲了一下。那天晚上回家你为什么不老实交代?你跟我说你喝醉了,不小心和人碰了下唇,我会发这么大火吗?你是不是打算瞒天过海,就此左拥右抱?”怪不得他最近一段时间感觉怪怪的,老是偷偷看她脸色,还反常地抢着帮她洗碗,原来是做贼心虚!

  卫卿急道:“我如果真想左拥右抱,我还结婚干吗呀!周是,你要相信我,这真的是无心之失,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犯!周是,你跟我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,一步一步起来过来,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,我对你怎么样,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?你不是这样不相信我?”

  她怔了怔,好一会儿没说话,随即冷哼,“要我相信你?怎么相信?我只问你,你为什么藏着掖着不肯说?”如果事情真如他所说,确实不是什么大事,就当摔个跤,正好撞到人身上。她跟他在一起后,还被宁非强吻过呢!气愤的是,他为什么从头到尾,只字不提?摆明就是心中有鬼,不肯让她知道!

  卫卿当即语塞,“老婆,不是这样的——”她愤怒地咆哮,“不是这样的?那你说是怎么样的?那天晚上到今天上娱乐新闻头条,整整有九天的时间。这九天你都干什么去了?真想交代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  卫卿垂头丧气地说:“我当时想——”周是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冲他砸去,“你想个头!你根本就是以为别人不知道,心里正美着呢!滚,滚,滚——今天我不想看见你——”

  卫卿见她气得脸红脖子粗,一时气顺不过来,拼命咳嗽,不敢再争辩,安抚说:“周是,这事咱们慢慢说,你要怎么算账都成,就是别气着自己。再怎么吵架,你也不敢伤到自己是不?”他越是关心,她一想到他和别的女人接吻的照片就越气,点头说:“你好样的!你不走是不是?我走!”

  周是咚咚咚跑进卧室收拾东西去了,胡乱塞了几件衣服,提着个箱子出来。卫卿拦住她,她用力踩他脚,还真是下了狠劲,踩得卫卿杀猪般叫起来,一瘸一拐地倒在沙发上。周是见他叫得惊天动地,脚步一顿,回头看了他一眼。他立即知机地说:“大半夜的,你要去哪?上招待所过夜?”

  周是转念一想,是啊,为什么她走啊!将箱子一扔,指着他吼,“你给我出去!”使命推他。卫卿理亏在先,不敢反抗,可怜兮兮地说:“老婆,夜深人静,鬼气森森,你让我上哪儿?”周是愤愤地说:“你爱上哪儿上哪儿!我不想再看见你!滚!滚!滚!再不出去,我跟你没完!”

  卫卿知道她正气头上,什么事都得过了今晚再说,于是他双手高举过头顶,低声下气地说:“老婆,你赶我也不敢大晚上赶啊,春寒料峭,想让我流浪街头吗?”周是气道:“你跟你接吻不也是在街头吗?街头浪漫着呢,有什么不好?”推着他出去,砰一声关了门。

  卫卿不断敲门,连声哀求,“老婆,我知道错了,你想怎么样都成。别再气了好不好,先让我进去成不?有什么话好好说——”一个大男人被关在门外,确实丢尽了脸。幸亏他们新搬的家是独立的一层,不然被对面的邻居看到,他以后可以不用活了。

  周是气得直接坐在地上,双手抱着膝盖,一言不发看着某处,眼中却没有焦点。老公出了这样的事,叫她如何不生气?门外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她以为他总算走了,没想到过了一会儿,又听得他跺脚说:“老婆,你真想赶我去别处过夜,好歹放我进去拿钱包钥匙。我身无分文,连件外套也没有,你这不是存心将我往死里整吗?”2021-12-21顺义这两所幼儿园这下全国出名了!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